Moncler最新广告里的“隐形人”刘勃麟

仍由 Annie Leibovitz 拍摄,合作者是中国艺术家刘勃麟。

奢侈品羽绒服品牌 Moncler 今年的春季广告会有点看头。

这次,Moncler 找来了中国艺术家刘勃麟当模特,他将神不知鬼不觉的“藏”在纽约的中央公园,或者老书店。远远看上去,这些广告画里就好像没有人一样。

刘勃麟以他的《城市迷彩》(Hiding in the City)系列摄影而著名。每一副作品,他都会选择一个城市的场景作为背景,然后在自己身上刷满油彩,以便“消失”在背景中。“我的作品用我自己身体的消失,来质疑人类创作的文明、人自身发展所互相制约的关系。” 2013 年,刘勃麟在 TED 演讲时说。

2001 年,刘勃麟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并获硕士学位。在《城市迷彩》系列成名之前,他就做过个人展览和联合展览,但主要以雕塑作品为主。2005 年后,他的创作出现了转向。

当年 11 月,他所在的索家村北京国际艺术营被拆迁后,他用“隐藏”的概念做了第一幅作品——简单说来,就是他站在被拆迁后的房屋前,然后在衣服上用“狙击手”的思路作画,让自己完全和身后的“断壁残垣”融合在一起。

这个“藏在城市中”的概念就成为了刘勃麟一个“招牌”。后来,他多次用这个思路在全球各地创作《城市迷彩》系列,他用画作关注过“下岗”这个具有中国意识形态的词,也讨论过“计划生育”、“依法选举”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我的第一幅作品在表达抗议,也想用这件作品让更多的人对艺术家生存状态以及艺术创作自由的关注。”刘勃麟在 TED 演讲时介绍,同时,这个系列的开始,注定了它抗议、反思和毫不妥协的精神 。”

不过,这种“概念先行”的现代艺术创作还不算利用政治在哗众取众。刘勃麟认为“任何文化都是有冲突的”,因此他也用这个思路把自己同“巴黎的新闻直播间”,“华尔街的牛”、“庞贝古城”、涂鸦画、方便面,还有杂志墙放在了一起。“创作新作品的时候,更加注重思想的表达。比如,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消失,消失在这儿会引起什么样的思考。” 刘勃麟说。

这种严肃和幽默兼并的创作也让刘勃麟开始变得更吃香。2013 年,刘勃麟还和 Valentino 推出了联名系列,包括鞋子、衣服和包包。当然,用的是他“藏起来”的概念,不过把这种概念具象成了迷彩的图案。2015 年,法国雷诺汽车赞助他做了一个“刹车检测”的项目。随后他开始在全球各地办展,2016 年 6 月 8 日,他在卢浮宫贝聿铭建造的透明金字塔前又做了一个“消失的金字塔”。

“ Moncler 做广告的概念和一般意义上的广告不一样。过去几季,我们找来的摄影大师制作的广告,就是想要创作出能捕捉到思考、感情和情绪的超越时间的作品。” Moncler 的总裁 Remo Ruffini 说,”刘勃麟是一位出色的艺术家,他能融入他选择的环境,让自己消失在人的肉眼中。他的作品是创造力和耐心这两种品质的集中体现。你不得不敬佩。”

Remo Ruffini 口中所说的摄影大师就是 Annie Leibovitz 。

这位有“人物肖像大师”之称的摄影师已经为 Moncler 掌镜了 5 季。她的广为流传的作品有很多,最著名的 1980 年为《滚石》杂志拍摄的 John Lennon 和 Yoko Ono 照片,还有 1991 年为拍摄的为《名利场》拍摄的 Demi Moore 的封面。此外,她还为英国女王拍摄过照片,还有倍耐力年历也出自她之手。

自 Annie Leibovitz 开始为 Moncler 拍摄广告自后, Moncler 的广告的艺术感就明显增加,如果是拍摄模特的特写,偶尔也能从模特的头发丝儿里面读出画面的情绪。2016 年的秋季广告,Annie Leibovitz 用超现实主义的手法拍摄了广告。她拍摄了模特站在岩石上,但手握了一棵树。

而这次 Annie Leibovitz 的合作对象则是刘勃麟。和他所有的作品一样,恐怕 Annie Leibovitz 的拍摄会需要更多的耐心。“消失”的过程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刘勃麟的每副画作背后有一整个团队,包括刘勃麟、摄影师、几个助理和一些画手。花了好长时间才能成功隐形。

“最大的挑战就是我必须长时间站着不动!只画我的脸和上半身就需要 4 个小时。在我们身上涂颜色时,必须要笔直地贴墙站着,每半小时到一小时能稍微休息一会儿。脸是最麻烦的部分,留到最后来画。为了防止油彩裂开,我们只能用吸管喝水,而且不能有任何表情。” 制片人 Jack Newman 说。2015 年,他作为志愿者参加了刘勃麟“把人藏在英国钱币”中的项目。

”当我穿着 Moncler 消失在纽约的旧书店或者中央公园,这也算在反应着社会的变迁和人类文明。” 刘勃麟说。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让人隐藏起来”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玩法。2011 年,盖·里奇拍摄的《大侦探福尔摩斯 2》的最后一幕,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福尔摩斯就把自己搞得和壁纸一样藏了起来,但裘德·洛扮演的华生并不知情,还沉浸在好基友“死亡”的悲痛中。

不过,福尔摩斯这么干是为了跟华生恶作剧,但刘勃麟用这种方法玩当代艺术的意义就在于如何解读了。“让人隐形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我觉得用这种方法巧妙地强调了他要表达的意义和他想探讨的问题。”Jack Newman 说。

Q好奇心日报

Published

Author

fcs

Categories

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