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洛可可带进凡尔赛宫的女人

据说,每个女孩心中都有着一个巴黎梦。在众多女孩想去的欧洲国度中,浪漫的法国永远都是名列榜首。

走在巴黎的街道上,你会看到大多数的法国女人,穿着得体的衣服,喷着合适的香水,搭配着一些“小心机”的配饰,活得精致、率性、淡然,令人情不自禁驻足观望。

而说到法国人的浪漫情怀,就不得不提源于18世纪的洛可可艺术。在路易十五统治时期,不论是绘画、雕塑、服饰,还是宫殿装饰与家具,无不以甜美精致的洛可可艺术为风尚。

洛可可风格装饰

在绘画上,力求色彩奢丽柔美,绘画的题材是爱情的追逐,形象尽可能浓艳、富有肉感。这是18世纪法国宫廷封建贵族,追求奢侈享乐生活的结果,是财富与权势结合的必然产物。

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的《秋千》

这幅画代表了当时贵族的艺术趣味在服饰上,堆叠的高耸假发、轻盈俏丽的羽毛,和假花装饰的帽子、繁复蕾丝缀饰面具,古典精致的折扇……极致奢靡的装束,性感的腰肢摇曳生姿,反映了洛可可服饰的典雅精致,与细腻演绎的柔美、华丽。

电影《绝代艳后》中的洛可可服饰艺术

洛可可风格最初是为了反对宫廷的繁文缛节而兴起的艺术,由于受到了路易十五的大力推崇,因此也被称为路易十五艺术风格。

路易十五画像

而这一切都与一个女人密不可分——洛可可艺术的缔造者蓬巴杜夫人。声名显赫的蓬巴杜夫人,是路易十五的情妇,也是18世纪法国时尚的缪斯女神。她主持的艺术沙龙一度左右了整个宫廷的趣味,让被称为洛可可风格的艳情艺术主宰了法国半个世纪。

蓬巴杜夫人画像

她红杏出墙,使套路勾引路易十五,却又凭借美貌与智慧,运筹帷幄执掌后宫,让国王为她神魂颠倒。

她的真名叫让娜-安托瓦妮特·普瓦松,生于巴黎一个不起眼的中产阶级家庭。不久后,在父亲出差的时候,她母亲红杏出墙了。母亲出墙,女儿也跟着出墙。让娜九岁时,一个著名的女巫曾预言:她会成为国王的情妇。

因为母亲的利欲熏心,让娜嫁给了母亲的外甥,凭借着丈夫的财富地位,让娜在上流社会的沙龙里,结识了文化大腕伏尔泰,伏尔泰据说也曾是她的情人。伏尔泰说:“她是巴黎最美丽的女人。”

伏尔泰画像

让娜的一生,可谓是步步心机。她的婚姻,是被母亲设计好的,她勾引国王,是自己与情人设计的。情人伏尔泰带她进宫,想帮她接近路易十五。

于是让娜要么穿着粉红色的衣服、坐着浅蓝色的马车,要么穿着浅蓝色的衣服、坐着粉红色的马车,停在路易十五去打猎的必经之路上。

电影《路易十五的情妇》

终于在某一天,路易看到了年轻迷人的让娜,并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后来为了见让娜一面,路易十五开始频繁打猎。

终于,在让娜24岁的时候,她受到国王的邀请参加宫廷举办的舞会,在舞会上她与路易十五共舞。他们的爱是如此强烈,以至于路易十五不顾整个宫廷的反对,让这个平民女子入住凡尔赛宫,并册封为蓬巴杜侯爵夫人。

路易十五的情妇有很多,但只有蓬巴杜夫人,成为了路易十五最受信任的情妇。

女巫的预言成真了。虽然出生市井,但蓬巴杜只用了一个夏天,就学会像贵妇人那样言行举止,而且还掌握了王宫,特别是国王所独有的生活规律。路易十五对她的转变极感自豪。

合法王后对新情敌也是出奇地容忍。作为回报,国王的情妇,也非常地尊敬和服从王后陛下。在他们开始私通后不久,蓬巴杜夫人就说服国王,替王后还清了赌债,对王后寒酸失修的寝宫重新装饰一新,还把原本打算赏给自己的一个金鼻烟盒赐给了王后。

她总是想方设法取悦路易,令国王对她神魂颠倒。

路易十五喜欢看戏,她则一生主演和导演了六十二部歌剧、戏剧和芭蕾舞剧中的一百二十二场演出,在自己编排的戏剧上抬举他,让国王每次都看得心花怒放。

另一方面,她又找画家为她画像,让画家将她的相貌画得年轻些,以吸引路易十五的注意。

美中不足的是,蓬巴杜夫人曾两次流产,孩子的夭折让她大受打击,并因此使她体质虚弱,患有慢性偏头痛和肺病。她还有一个恼人的身体隐痛,那就是她患有妇科病,这在当时属于不治之症。

不过这位堪称智囊的公爵夫人,关键时刻晓以大义道:“你的食疗实则为下下策,你应避短就长地取悦国王。令他事事离不开你,时时欣赏你。当然床笫上你不要拒绝国王,相信日久生情,国王会习惯成自然地凡事依赖于你,信任于你,而你则永远有机会伴其左右。”

所以即使在她失去了销魂的容颜,路易十五又另寻他人来满足欲望的时候,蓬巴杜夫人依然能够巩固和加强自己的权力与威望。她甚至为国王开办了个私人怡红院“鹿苑”,替国王管着三千佳丽。

无数妙龄少女投怀送抱,其中也不乏那些想上位的姑娘,例如有个小妖精叫玛丽·露易丝,仰仗国王宠爱,持宠而娇,一度想要把蓬巴杜夫人取而代之。

谁知蓬巴杜夫人仅用三言两语,就让国王在凌晨四点冲出寝宫,命令玛丽立即收拾走人,并且当场许配了一位贵族丈夫给她,这位丈夫恰好是蓬巴杜的密友之一。

在等级森严的政权里,没有任何一位王室的情妇,能够与王后平起平坐,但是蓬巴杜夫人却使自己,成了国王的主人。

她甚至还干预政事,国内官吏的升迁、贵族领地的得失,很大程度都取决于蓬巴杜的艳唇。

整个法国大到军国大事,小到闺房秘闻,都难逃蓬巴杜夫人的法眼。她作为法国的实际王后、首位精英公务员,统治着整个国家。

蓬巴杜夫人虽因其爱情魅力而出名,但最出名的还是——她在艺术王国留下的足迹。

从她19岁时穿着粉红长袍坐着蓝色马车以吸引国王眼球的时候开始,便注定了她对美丽事物的天然敏感和擅长的色彩搭配,将使她成为时尚的引领者。

她成了洛可可风尚,当之无愧的主导者和推动者,并将这一漂亮、雅致、轻浮,又罗曼蒂克的艺术风格,和生活方式吹遍全欧洲。

她对凡尔赛宫进行了洛可可式的装饰,参与设计了巴黎协和广场,以及她个人购买的多处豪宅,还雇佣时尚装饰用品经销商,把中国花瓶变成了带有洛可可镀金青铜手柄的花瓶状水罐。把塞夫勒瓷器变成写字桌上的流行饰品,其中一款经典粉因此被称作蓬巴杜玫瑰红。

而宫廷与世俗,对蓬巴杜的唾骂从未停止。但好在她给法国王朝宫廷带去了艺术,带去了思想。

在蓬巴杜与路易十五度过了长达20年的美好时光后,命运之神还是没有放过这对恋人。

1764年4月15日,蓬巴杜夫人因肺结核病逝,终年42岁。夫人离世的时候,她的那位负心人路易十五看着她的棺木在雨中离开,带着一点点可怜的伤感,淡淡地说:“夫人的旅途没有遇上好天气啊”。

一生机关算尽的蓬巴杜夫人,获得过至高权力和影响力,但是,即便如此,她又得到了些什么呢?

终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摧残,或许只有那洛可可之美,仍在岁月的隧道中,隐约闪着粉色的微光。

凤凰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