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秀进化论

我们所周知的时装秀,不外乎是由一个鲜明主题 (或说是一个故事) 将戏剧性的布景、奢侈夺目的华服、以及台上台下闪烁个不停的闪光灯全盘串起的周期运动。而“为什么我们需要时装秀?”这个大哉问,也总是被一个又一个的时尚工作者拿出来反复探讨,因为在纷扰的资讯之下,大家似乎都有些难分辨现今时装秀的目的究竟为何。

在探究当代时装秀的意义之前,我们更需要去追溯这些时尚盛宴的源起,从古至今观看人们展演服装的方式与演进,并逐一推敲出在这个数位时代之中,时装秀的存在对我们的意义为何。

END OF THE 19TH CENTURY 

服装设计师聘来女性,穿著他们的作品在跑马场漫步

最一开始,伸展台的概念尚未存在。我们总能在 19 世纪多数服饰精品店或订制工坊的广告中,看到以钢笔画以及有些僵硬的肖像摄影呈现出每季新品,然而这些扁平的广告当然无法完整呈现充满动态、活灵活现的服装细节。

因此 19 世纪末一群拥有生意头脑的精明设计师,开始聘请女性穿着自己的服装出现在跑马场 (racetrack) 等人潮与媒体聚集的场合,到处走逛并使设计师的作品被注意到之馀,更有机会被摄影师捕捉、以及被记者加以报导。

 BEGINNING OF THE 20TH CENTURY

工坊模特儿与约聘模特儿,组成小型精英发表会

这股由真人穿着服装进行展演的风气刮进 20 世纪,成为了更为细腻规划的私人活动,直捣品牌的少数精英客群。此时发展得愈来愈完备的品牌“工坊”概念,不仅涵纳了众多精致的时装工艺部门,品牌更进一步聘请工坊专属的“in-house models”,让这些长期委身在品牌之下的模特儿参与各种新品展示会;而约聘的“Mannequins”也在此时成为新的工作模式,他们与“in-house models”一起组成一场场私人新品发表会,并在数量不多、坐在沙发上喝著茶的贵客面前,穿着品牌得意的作品走动展示。这种小型且隐密的发表会型态,维持到约一零年代前期。

 1910S

沙龙主办频仍的时尚游行,服装展演变得更为大型且公开

随着小型精英发表会的成功,欧洲各地的社交场“沙龙 (salon)”开始主办属于自己更大型且公开的“时尚游行 (fashion parades)”。他们将这样的时尚活动称作一种游行,或许也算是精准诠释了进行方式:由沙龙找来众多品牌、进行为期数周、每日重复着近三个小时的服装发表,我想是很接近我们所认识的游行规模。

为了在众多发表作品的品牌之间脱颖而出,许多设计师便会绞尽脑汁在“服装游行”之中想出吸睛策略,我们至今仍熟知的前卫订制服大师 Paul Poiret 便是当时的话题人物。充满天马行空创意的 Paul Poiret,喜爱透过举办令人叹为观止的变装舞会,让他的全新系列直接走进人群当中,因此 Paul Poiret 也被誉为“互动式伸展台”的先驱。

Paul Poiret 擅长以前卫而艺术的手法,为系列制造话题性

Paul Poiret 盛装出席自己于 1911 年所举办的《一千零二夜》变装舞会,这场晚宴至今仍是被不断传唱的时尚盛事

 1920S TO 1940S 

“服装周”前身,订制工坊开始在固定日期举行服装秀

在 1918 年以后,来自世界各地的采购 (买手 buyer) 开始会一起前往欧洲观看新品发表、更新时尚资讯,他们周期性的造访,促使许多高级订制工坊逐渐趋向以一年两次、在固定日期举办服装秀,甚至有些美国百货公司也会加入举行属于自己的慈善时装秀,而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四大城市服装周 (fashion week) 的前身。这些服装秀十分兴盛,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才随着订制服沙龙的关闭而短暂地暂停。

1947 TO THE 1950S 

战后 CHRISTIAN DIOR 的一场大秀,唤醒时尚梦境的百花齐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一片低迷的风气之中,刚成立自己的订制服品牌的 Christian Dior 在 1947 年以一场旷世大秀《Corolle》大胆划开了沉寂。这个闪烁着往日光彩与憧景的系列,重新唤醒人们穿上名为「时尚」的翅膀做梦的渴望,女人们自此被 New Look 从战争时期的“制服”衣着当中救赎。

这场秀的意义可不仅如此,设计师们群起高举时装秀的重要性,他们在工坊的沙龙或是饭店的餐厅与大厅举行各种规模的服装发表秀,而板着一张脸鱼贯而出的模特儿,也在此时正式取代过去模特儿穿梭于人群之间的走秀风格。秀场前排 (front row) 拥挤着知名的时尚编辑与记者、座席之间充斥零售采购与潜在顾客,Christian Dior 开启了战后人们重新相信“时尚”这场梦境的百花齐放。

 1960S TO 1970S 

成衣大放异彩,带动伸展台的全面革新

六零年代以后,愈来愈蓬勃发展的成衣市场,让原先忠于高级订制服的消费者逐渐改变心意转向购买成衣,因此正经而认真的秀场风气逐渐改变,许多设计师如 Mary Quant 开始将服装秀带到特别的场景,并注入更具活力的时尚发表风格,面无表情的模特儿不再是主流,人们更崇尚自在的肢体动作与现场的氛围流动。

而时装秀也在六、七零年代被赋予了新的意义。除了过去主要以满足媒体与采购为目标的商业导向之外,服装秀更开始被许多设计师视为能够抒展观点的一个舞台,尤其也能扮演打开时尚疆域的角色,展现他们对流行文化、年轻世代的接纳与包容,并顺水推舟打进大众消费市场。

 1980S UNTIL NOW 

时装秀晋升全民运动,“CATWALK ”一词出现

时装秀的规模不断扩大,在八零年代以后近乎成为一种全民运动,从 Yves Saint Laurent 于 1998 年一场收视率突破十亿的高级订制服回顾系列,我们就能略知一二。而自 1995 年诞生的大秀 ── 维多莉亚的秘密,更一举成为时尚圈当中最受瞩目的服装秀,在每一季维秘大秀开始前一个月,时尚媒体便争相报导被品牌选做专属模特儿的维秘天使们一切动向,“Catwalk”一词更在 2001 年开始被广泛使用。

如今,每个品牌都有举行时装秀的独特创意,更经常变更秀场位置、带著观众们四处旅行。对我来说,创意总监们成为了能够自由决定每一场服装秀意义与价值的灵魂人物。无论是在一个系列去复活某种艺术流派、去重访历史遗迹、去缔造科幻想像、亦或是去实现梦中幻境,时装秀的意义都在瞬息万变的产业洪流之中不断经历形变,而我们更应该在观看每一场大秀之时,以干淨的眼光接纳创意总监讲述的故事。

THEFEMIN

Published

Author

fcs

Categories

时尚